图腾制度里的太阳信仰

   作者:颜祥富、刘立恒 沈阳师范大学文学与文化研究所

  东夷有两昊,既太昊和少昊。太昊又称伏羲氏,少昊又称穷桑氏。太昊以龙形玉器为部落级图腾(插图1),以犀牛、老虎、野猪等野兽类玉器为胞族级图腾,以其它野兽类玉器为氏族级图腾;少昊以凤鸟形玉器为部落级图腾①,以斑鸠、天鹅等鸟形玉器为胞族级图腾,以玄鸟、伯劳、丹鸟、鸱鸮等鸟形玉器为氏族级图腾;一鸟一兽两类图腾玉器构成了东夷两昊部落图腾制度表格。

1.jpg

  每当东夷部落举行氏族联姻活动时,需要使用鸟兽图腾玉器作为媒介物品,用以区别各氏族之间的血缘关系,防止族内婚的出现和畸形儿的产生,因有氏族联姻关系故称两支部落为“东夷两昊部落联盟”。图腾玉器只是作为氏族联姻活动的媒介物品,用以区分氏族双方血缘关系的信物,本可以随意雕刻造型并命名相应的氏族名称即可,也可以随意布置氏族的社会分工,但却没想到两昊能够如此认真地把各种图腾进行有计划的、有谋划的、有策划的编制成为图腾制度,还把各种图腾氏族的社会分工进行有组织的、有建制的、有架构的编制成为政权机构。东夷两昊将氏族联姻、社会分工、血缘关系、图腾制度、政权机构、文化承袭等多种功能融合在一起,化繁为简,布局成为具有多种功能和多种意义的图腾制度。图腾制度和政权机构属于两种名称,却具有相同意义,同指东夷两昊设置的部落政权机构,其布局方法和设置过程才是浓缩的文化精华。

  有文献记载“少昊师太昊之道”,这说明太昊早于少昊建立部落政权机构或设置图腾制度。本文在分析图腾制度里的太阳信仰问题时,先分析少昊部落内的太阳信仰,后分析太昊部落内的太阳信仰,最后在做总结,以求达到抛砖引玉的效果。

  第一节 少昊部落图腾制度里面的太阳信仰

  根据《左传》记载,郯子与鲁昭公之间进行对话,谈及了少昊鸟夷部落之事。郯子说出了少昊鸟夷部落图腾制度的设置方法和布局手法,其全文如下:“我高祖少昊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凤鸟氏,历正也;玄鸟氏,司分者也;伯赵氏,司至者也;青鸟氏,司启者也;丹鸟氏,司闭者也;祝鸠氏,司徒也;鴡鸠氏,司马也;鸤鸠氏,司空也;鷞鸠氏,司寇也;鹘鸠氏,司事也;五鸠,鸠民者也。五雉为五工正,利器用,正度量,夷民者也。九扈为九农正,扈民无淫者也。自颛顼以来,不能纪远,乃纪于近。为民师而命以民事,则不能故也。”

  根据这段谈话进行分析,少昊鸟夷部落可分为五鸟、五鸠、五雉、九扈等24种鸟氏族图腾形象(插图2),其中五鸟胞族为凤鸟氏、玄鸟氏、伯赵氏、青鸟氏、丹鸟氏等五种鸟氏族,其社会分工为历正、司分、司至、司启、司闭等职责;五鸠胞族为祝鸠氏、鴡鸠氏、鸤鸠氏、鷞鸠氏、鹘鸠氏等五种鸠鸟氏族,其社会分工为司徒、司马、司空、司寇、司事等职责;五雉胞族为鷷雉氏、鶅雉氏、翟雉氏、鵗雉氏、翚雉氏等五种雉鸟氏族,其社会分工为攻木、抟埴、攻金、攻皮、设色等职责;九扈胞族为春扈氏、夏扈氏、秋扈氏、冬扈氏、棘扈氏、行扈氏、宵扈氏、桑扈氏、老扈氏等九种扈鸟氏族,其社会分工为耕种、耘苗、收敛、盖藏、为果驱鸟、昼驱鸟、夜驱兽、为蚕驱雀、收麦等职责。这24种鸟氏族,拥有24种社会分工,既每支氏族必有所司所掌的社会职责。该部落的氏族名称和社会分工的职称,是按照胞族进行分类统领的。少昊鸟夷部落的图腾制度,又可称为少昊部落的政权机构,图腾制度和政权机构尽管名称有别,但意义还是相近的、相通的。

2.jpg

  根据郯子与鲁昭公这段谈话,顾颉刚整理出少昊鸟夷部落的图腾制度族谱②,我们根据该族谱进行了多角度的剖析与剖解,在图腾制度当中找到了天地人的布局手法③,又在图腾制度当中发现了十字符号的运用手法④,还在图腾制度当中分析出阴阳文化起源⑤、五行文化的起源⑥,也在图腾制度当中找到了节气制度起源⑦、教育制度起源⑧、司法制度起源等起源类学术话题,通过专业剖析与专题剖解,使少昊鸟夷部落的政权组织架构、图腾制度的布局手法被逐渐的解读出来。图腾制度当中的太阳信仰,也属于有规划、有计划进行布置的,而不是随意布置的。

  第一个太阳信仰,被布置在少昊的名称里;

  少昊属现代文称,古文称少皞、小皞。

  昊与皞,字音相同,字义相通。昊与皞,字音同为皓、浩、耗字,字义同为元气广大的天。皞、昊的字音是相同的、字义是相通的,只是文字的左右结构、上下结构略有变化。

  在昊字结构当中,有一日一天两字组合而成,昊以日为偏旁部首;在皞字结构当中,没有日字,以白字为偏旁部首。太阳为日,太阴为月,故称太阳为日头、阳光。以日字作为偏旁部首,在造字结构当中与太阳具有相同意义。明、暗、昏、晨等字,以日字作为偏旁部首,文字之意与太阳光线相关。少昊的昊字当中,有日字作为偏旁部首,是具有太阳信仰之意。

  第二个太阳信仰,被布置在凤鸟氏的社会分工里;

  凤鸟氏的社会分工为历正。历正之历字属简体字,历字的繁体字有歷与曆两种字体。曆字以日字为偏旁部首,歷字以止为偏旁部首,其中曆字通常用于太阳曆、日曆、天时曆法等词汇当中,歷字通常用在歷史、歷程、经歷等词语当中。曆与歷的字音相同,但却具有不同的使用方向。歷字,从秝从止,止是脚掌朝上、停止之意。曆字,从秝从日,秝指一行又一行的禾苗,指农耕社会对太阳的需求。因为曆和歷字,存在不同的偏旁部首,古人造字,必有其用,两字不能混乱使用。历正属于校正天时历法的官员,因其社会分工决定了历正之历字,适用曆字,而不适用歷字。曆字用途,歷五千年而未变,因为早在设计文字之时,就有其中道理。

  曆正的曆字,以日字为偏旁部首,日字具有太阳信仰之意。两昊设曆正作为校正天时曆法的官员,是将太阳信仰烙印在曆正之名内,将信仰太阳之意熔铸在文字当中。两昊另设司分、司至、司启、司闭、司徒、司马、司空、司寇、司事等九司官职,未见太阳信仰融入九司官职的名字当中,说明两昊设曆正统领九司官员,是将太阳信仰作为政权机构的中心点和至高点。

  凤鸟氏图腾玉器既红山文化勾云形玉佩(插图3),凤鸟氏图腾玉器造型繁多⑨,分别具有凤鸟、凰鸟、鸾鸟、凤凰、鸾凤等多种形制,说明勾云形玉佩的族群庞大、数量众多,可称得上红山文化玉器当中最大的一个图腾族属或图腾种类。

3.jpg

  第三个太阳信仰,被布置在鷷雉氏的社会分工里;

  杜预在注解《左传》中的“五雉五工正”时,将鷷雉氏攻木注解为西方。而贾逵和樊光利用《考工记》,给鷷雉氏攻木注解为木,木属东方,我们在《论“五雉五工正”的注疏》一文中⑩,对此事进行了专题论证和系统化梳理,将杜预注解的错误观点给调节了回来。

  鷷雉氏攻木,木属东方。东方的东字为简体字,其繁体字为東字。東字在《说文》里被认为:“東字从日从木,東字表示太阳刚刚升起在木半腰,太阳升起的方向就是東方。”

  東方鷷雉氏,因東字以日作偏旁部首,属于太阳信仰被布局在文字当中,被设置在社会分工当中。相对于南方、西方、北方、中央四个方位而言,这四个方位都不见太阳信仰在文字当中,東方被列为统御其它四个方位的首要位置,故将東字设计成为具有太阳信仰之意,故称鷷雉氏攻木,属东方。

  第四个太阳信仰,被布置在春扈氏的氏族名称里;

  春扈氏耕种,是春季来临趣民耕种之意。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第十六地点中心大墓出土的玉鹄(插图4),玉鹄既天鹅形图腾玉器。东夷两昊设天鹅图腾为春扈氏,趣民耕种是指每年有天鹅飞来就是辽河流域春季来临准备耕种之际。

4.jpg

  春是简体字,其繁体、金文、甲骨文的春字,皆以日字作为偏旁部首。说明春字的文字改革,并没有离开日字做为偏旁部首。

  与夏、秋、冬三字相比,春字用日作为偏旁部首,示意太阳信仰被融入春字当中,故春与夏、秋、冬三季略有不同,春属于背负太阳信仰之意。春扈氏耕种以天鹅为图腾形象,其氏族命名上具有太阳信仰之意。

  从少昊鸟夷部落的政权机构社会分工这个角度来看,曆正统领司分、司至、司启、司闭、司徒、司马、司空、司寇、司事等九个司职,属于天官与人官等职接受太阳信仰曆正的统领;鷷雉氏東方统领鶅雉氏中央、翟雉氏西方、鵗雉氏南方、翚雉氏北方,属于手工制造业受太阳信仰的统领;春扈氏统领夏扈氏、秋扈氏、冬扈氏、棘扈氏、行扈氏、宵扈氏、桑扈氏、老扈氏等八个氏族,属于农牧业各个氏族的社会分工受太阳信仰春扈氏的统领;凤鸟氏曆正、鷷雉氏東方、春扈氏耕种当中的曆、東、春三个字(见图2),与少昊的昊字,共同具有太阳信仰之意,并分别统领主要职务、并各司其职。

  第二节 太昊部落里面存在的太阳信仰

  有《纲鉴易知录》载:“太昊伏羲氏,立春官为青龙氏,夏官为赤龙氏,秋官为白龙氏,冬官为黑龙氏,中官为黄龙氏。”《春秋左传注》载:“大皞氏以龙纪,故为龙师而龙名。服虔说:‘大皞以龙名官,春官为青龙氏,夏官为赤龙氏,秋官为白龙氏,冬官为黑龙氏,中官为黄龙氏’。”

  我们在红山文化玉器当中,找到了四种不同颜色的玉龙(插图5),可以作为学术论据,能够证明太昊部落领地居住在辽河流域的红山文化晚期。

5.jpg

  龙氏族分为青龙氏、赤龙氏、白龙氏、黑龙氏、黄龙氏等五支氏族。在红山文化玉器当中,我们已经找到四种颜色的红山文化玉龙,可以作为印证太昊部落的龙图腾形象,赤色玉龙尚未见到。五色玉龙匹配四季,四季则属于龙氏族的社会分工,故称春官青龙氏、夏官赤龙氏、秋官白龙氏,冬官黑龙氏,中官黄龙氏。春官负责春季期间的职责、夏官负责夏季期间的职责、秋官负责秋季期间的职责、冬官负责冬季期间的职责、中官负责中间期的职责。

  第五个太阳信仰,被布置在太昊的名称里;

  太昊属今称,古称太皞、大皞。太昊、大皞的昊、皞字,字音相同,字义也相通。昊与皞,字音同为皓、浩、耗字,字义同为元气广大的天。皞与昊的字音是相同的,字义是相通的,只是文字的间架结构略有变化。

  在昊字结构当中,由一日一天组合而成,昊以日为偏旁部首,具有太阳信仰之意;在皞字结构当中,没有日字,而以白字为偏旁部首。少昊的昊字当中,有日字作为偏旁部首,是具有太阳信仰之意。

  第六个太阳信仰,被布置在龙氏族的社会分工里;

  在春官、夏官、秋官、冬官、中官当中,春官的春字,以日为偏旁部首,夏、秋、冬、中四字则无太阳信仰之意。说明古人设太阳信仰于春官当中,是将首要官职委以太阳信仰之职能,以列次序。故将春官设为诸官之首,夏、秋、冬、中四官循序而列,以季节交替轮流值守社会分工。设春官青龙氏为诸龙氏族之首,以列次序之要。

  另外,在太昊部落里还有白色玉质的玉猪龙(见图1)、灰白色玉质的玉虎、白色玉质的母犀牛(苍兕)、白色玉质的玉龟、白色玉质的水蛭等胞族级图腾玉器,正是因为这些白色材质的胞族级图腾玉器的存在,给羲皇的“皇字、白玉、白王”留下了更多的想象空间,此处由于缺少太昊部落图腾制度族谱,故不予深入分析。

  第三节 大皞、小皞、羲皇、皇鸟等字词当中的太阳信仰

  东夷有两昊,伏羲氏太昊,又称大皞;穷桑氏少昊,又称小皞;伏羲氏,又称羲皇;凤鸟氏以凤鸟为部落级图腾形象,其雄称凤鸟,其雌称凰鸟,凰鸟又称皇鸟;在大皞、小皞、羲皇、皇鸟四个称呼当中,有皞字和皇字分别重复出现,似乎具有同样的布局意识。大皞、小皞、羲皇、皇鸟是以白字为偏旁部首,而不是以日字为偏旁部首,故单列一节,以便进行专门分析。

  白字在金文和甲骨文当中(插图6),商承祚先生认为是跃出天际线时的太阳形象,所以甲骨文白字跟甲骨文日字略有分别,顶部要尖锐一些,以甲骨文的白字是指日出之时的太阳初升的情景;甲骨文日字,方圆形环,内画一横点,是为甲骨文日字;而甲骨文的皇字,则是具有冠冕煌煌之意;甲骨文白字与甲骨文皇字的上半截有又不同,但从金文皇字的造字结构来看,接近于楷书皇字的白王结构。

6.jpg

  皞与皇,以白字为偏旁部首,白字具有初升太阳的象形之意。故此,我们认为皞字与皇字,是古时为大皞、小皞、羲皇、皇鸟等名词专门设计的文字,而且是具有太阳信仰意象的文字。

  按照如此算来,羲皇的皇字和皇鸟的皇字,分别属于第七个太阳信仰和第八个太阳信仰。而大皞和小皞当中的两个太阳信仰,因与太昊、少昊重名,故此不做计数。

  第四节 关于东夷两昊部落太阳信仰传承问题的研究与展望

  由于东夷两昊出现的历史时间位置比较早,且处于三皇之首的位置,也是人类社会第一次建立政权机构的“百王之先”的位置,加上伏羲太昊战死涿鹿后被历史文献称为上帝、昊天上帝,又有东夷两昊部落的后裔民族分散众多,而且太阳信仰的文化影响或文化传播地域广泛,远非我们想象的国内东夷后裔民族那样狭窄。我们可以从一纵一横两个方向入手,按照纵横交叉形成的十字布局四个点,进行分析和探索,对太阳信仰的传承问题进行全面的解决。

  由一纵一横两条线交叉形成的四个点,按照十字布局(插图7),横线为亚洲地区黄色人种的太阳信仰传承问题,纵线为世界范围的太阳信仰传承问题。

7.jpg

  黄色人种的太阳信仰,属于横线的横向分析。不仅要从古代历史发展顺序进行分析,还要从现代少数民族政权这个角度进行分析。古代民族肃慎、殷商、东胡、鲜卑、秽貘、高句丽、契丹、蒙古、女真等先后建立政权,这些古代民族在东北民族史研究过程中,均存在过祖先鸟生或祖先卵生的神话故事,这些鸟生或卵生故事直指少昊鸟夷部落当中的诸多鸟氏族图腾形象,其太阳信仰问题与东夷两昊的太阳信仰具有一定的传承关系,需要进行专题的详细梳理。朝鲜、韩国、日本、外蒙古国、俄罗斯远东地区、台湾、东南亚诸国、马来西亚、越南等民族政权国家的太阳信仰传承问题,需要进行专门梳理。这些属于亚洲地区黄色人种的太阳信仰传播问题。

  世界范围的太阳信仰,则属于纵线的纵向分析。有两条路线从红山文化部落领地出发,一条线向东走穿越白令海峡,抵达美州形成了印第安文明、抵达南美洲形成了玛雅文明,印第安和玛雅文明属于东夷两昊后裔民族发展起来的文明形式,她们具有太阳信仰、具有鸟兽图腾崇拜观念、具有东夷人崇尚自然的生产生活方式;另外一条路线从红山文化部落领地出发,向西走穿越了中亚高原直接抵达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与当地人汇合后形成了苏美尔文明,苏美尔人延续了东夷两昊部落的天时曆法、十字符号、太阳信仰、鸟兽图腾等文化特征,该地区也属于天帝、上帝、昊天上帝等文化思想主要传播地。

  第五节 小结

  本文在东夷两昊设置的图腾制度中,总共找到了8处具有太阳信仰特征作为证据。其中太昊、少昊、暦正凤鸟氏、東方鷷雉氏、春扈氏耕耘、春官青龙氏等文字当中的昊、暦、東、春等字,都是具有日字偏旁部首的文字,日即太阳。其中的大皞、小皞、羲皇、皇鸟等皞与皇字,以白字为偏旁部首,也具有太阳信仰意象,只是文字略作改进。这是古人将太阳信仰烙印在图腾制度的重要位置和布局在政权机构的社会分工当中,也深深地将信仰太阳之意熔铸在文字造型结构里,太阳信仰随着文字的存在,永世不灭。

  东夷有两昊,既太昊和少昊。太昊伏羲氏又称羲皇、百王之先、天帝、上帝、昊天上帝等名望。东夷两昊在设置图腾制度时,将太阳信仰布局在其中;两昊在设计政权机构社会分工时,将太阳信仰布置在其内;而且布置在图腾制度的关键位置,说明东夷两昊是有规划的、有布局的、有严格设计规范意义的运用太阳信仰。红山文化图腾制度里存在8处太阳信仰印记,会使学术界认识到东方文化的智慧所在。

  太阳信仰作为世界范围的文化符号,从何地起源,又在何地发扬广大,目前还处在不断的新发现和新解释过程中,但能在东夷两昊布局的政权机构里、图腾制度中发现太阳信仰问题,这是十分难得的学术发现。因为我们在红山文化图腾制度的印证过程中,既有考古学文物材料做支撑,又有历史文献记载作支持,考古文物与历史文献两个方面的吻合,才形成了这份十分难得的太阳信仰文化特征活标本。我们沉心静气地对图腾制度进行研究与解读,会对世界范围的太阳信仰的发展与传播过程,或起到一个助推作用,或起到一个拔高作用。

  备注:

  ① 颜祥富:《红山文化鸟形玉器研究》,《赤峰第十一届红山文化国际高峰论坛论文集》,2016年8月;

  ② 顾颉刚:《鸟夷族的图腾崇拜及其氏族集团的兴亡》,《史前研究》,三秦出版社,2000年;

  ③ 颜祥富:《图腾制度里面的天地布局》,全球经济网,2018年3月13日;

  ④ 颜祥富、刘立恒:《图腾制度里的十字符号》,上海在线网,2019年5月8日;

  ⑤ 颜祥富:《阴阳和谐的红山玉文化》,《收藏》总第174期,2007年6月;

  ⑥ 颜祥富:《五行文化的早期应用》,新浪河北,2017年8月8日;

  ⑦ 颜祥富:《论8种节气的设置及其相关问题》,珠海生活资讯网,2018年3月3日;

  ⑧ 颜祥富:《祝鸠氏、孔子、现代教育的二三事》,网易房产频道,2018年3月19日;

  ⑨ 颜祥富:《勾云形玉佩的系统化研究》,沈阳生活资讯网,2018年3月23日;

  ⑩ 颜祥富、刘立恒:《论“五雉五工正”的注疏》,中国财经资讯网,2019年4月29日;